伊朗旅遊,伊朗套票,伊朗自由行,伊朗機票,伊朗酒店

伊朗旅遊,伊朗套票,伊朗自由行,伊朗機票,伊朗酒店

這個不太自由/開放的伊斯蘭教國家,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會從《我在伊朗長大》認識它的文化生活,是個帶著"Hijab" (伊斯蘭頭巾) 的國家。剛看到新聞,有一個現居英國的伊朗記者最近開的facebook專頁,分享自己在伊朗偷偷除下頭巾的照片(女子除頭巾是犯法的) ,得到各界及當地女性支持,紛紛上載自己除頭巾的相片,這種偷回來(或者說是原本應有,又何來「偷回來」之說)的自由,令人再度對這個國度的人民生活充滿好奇。

 

好奇是對於世界其他角落可能是「大開眼界」的生活條文,究竟人民是以什麼的態度對待/過活? 最近看了一部由伊朗被軟禁導演 Jafar Panahi執導的電影《Taxi》,本身這位導演之前已因所拍攝的電影涉及政治而被伊朗政府禁止再拍電影兼被軟禁,「改了行」做的士佬的他,沒有放棄,在車頭放了個微型鏡頭,不怕苛政,將作為的士佬與當地人民車內對話互動的情景拍成電影,最後電影更獲柏林影展的金熊獎。而伊朗政府就Jafar得獎發言時,恭賀同時譴責影展獎項令人產生誤解。

 

電影以半紀錄片方式拍攝,沒有花巧剪接、場景(全套戲都在的士車廂內) ,單憑導演所設計的乘客對話當中,被觀眾自行「發掘」伊朗人民生活的真實一面。人肉流動盜版電影小販,賣的是國家禁上映的西片,姪女學校所學拍電影課,指明表達「骯臟的現實主義」是禁止的,從小朋友身上表達這幾粒字的解釋是個笑話,實在最「童年無忌」。只要電影表達美好一面,是超現實,連那些超現實的英雄片,英雄們都要面對社會、政治帶來的困難,那伊朗上映的電影想必定是「堅離地」。這套禁片還有其他暗諷社會制度的情節,有興趣伊朗人生活的話,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