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幾個星期前有一則新聞在網路上感動了許多人。這則新聞描繪日本北海道的上白瀧車站(上白滝駅,かみしらたきえき)因為地點偏僻乘客不斷減少,原本的貨運路線也已經停止,日本 JR 北海道準備關閉這個車站,直到他們注意到有位女子高中生每天都搭乘這班車上學。為了照顧這名女子高生,鐵路公司甚至調整車次,讓停靠這車站的時間剛好配合女孩的上下課時間,並決定保留這條路線直到女孩高中畢業為止,而該女高中生將於 2016 年畢業,故上白瀧車站也將於今年廢止。

這一故事充滿了戲劇和感動的要素,一名通學的女子高中生,一條不計成本而確保她能上學的鐵路,女孩的孤獨身影搭配雪白的車廂,大雪紛飛,襯托在無人的寂寥北國大地更讓人深受感動。

這名通車的女孩叫做原田華奈,17 歲,真的有這個人。

這個故事是真的,目前這個遠輕町的舊白瀧地區只剩下 18 戶不到 40 個人居住著,所以使用火車使用率非常的低。翻開舊資料,距今約七十年前,這裡因為林業開墾而有外來人口移入,為了確保學生和工人通勤的手段而設立了車站,而車站也是用這個地區砍伐下來的木頭所建造而成,泛黃古老的照片歷歷在目,訴說著這些往事。

舊白瀧車站,上白瀧車站,北海道jr

華奈和她的父親喜一郎都非常喜歡這個車站,來到這裡等車,前往十幾公里外的遠輕高中通學已經是她三年來固定的旅程。雖然這是個無人車站,每天早晨也幾乎看不到其他乘客,但得知這個車站即將廢棄時,依舊感到無比的難過。所以在 2016 年 1 月 1日,華奈和父母也一起來到了車站進行初詣,表達感謝之意。華奈畢業後想要成為護士,所以必須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就讀護理學校,這個偏僻到被稱為密境的車站,也將成為他高中三年的永恆回憶。

三、那問題在哪邊?車站搞錯了、不是只為華奈一人,也不是只有一條路線,更不是因為她畢業而廢線。

如果注意看日本的資訊中,我們會注意到:日本的資訊說:原田華奈是在一個叫做「舊白瀧(旧白滝駅,Kyu-Shirataki)」的車站通勤,而非其他媒體所報導的「上白瀧車站(Kami-Shirataki)」。舊白瀧車站是目前唯一日本仍使用漢字「旧」的車站,而且不只原田華奈一個人搭這班車上學,還有其他的同學。根據朝日新聞報導,七點從舊白車站出發的通勤列車中,車站大約會有十數名前往遠輕高中的學生們,大家都帶著耳機聽音樂,有些人背誦著等下上課的內容,

而且還有所謂的「潛規則」。也就是一二年級學生坐在第一輛車,三年級的學長姐坐在第二輛。由於幾乎沒有其他乘客,所以大家坐的位置幾乎都固定了,華奈也是一樣,都坐在第一輛車的後半部。所以當萬一有陌生觀光客上車坐下時,整個的潛規則座位順序就會被打亂。但平常的日子,遠輕高中將近六百名學生中,大概只有幾十名從白瀧方面來校,故車廂內經常十分安靜,列車奔馳在零下十度的雪白大地之中。

換言之,這件事情的真相可能是這樣的:為了紀念北海道連結網走和旭川的石北本縣部分偏僻車站廢止,NHK 製作了一個北國大地的無人車站專題節目,其中找到了在當地通車上學的原田華奈作為主角,以他的每天辛苦的求學旅程來敘述這一故事。

這些元素和敘述編織起聯想一則動人溫馨的話語故事,網路的傳播和標題式殺人法更強化了這個「只為一個女生」的誇張情愫。有趣的是,當這則新聞傳回日本時,日本的一些網站也「誤用」了這一論述,或者說一開始也就搞錯了,把故事設定在「上白瀧」,而非「舊白瀧」車站。